腌鱼

来源:环球网    关键词:   时间:2019-04-24 08:30:01

“下雪了,下雪了,你抬头看看呢。”我妈叫道。


一抬头,玻璃门外,晾衣杆上,挂着一排无头鱼。又到腌鱼季。


苏州人不腌鱼,我们不是苏州人,我们腌。一年又一年。


可是,为嘛我没见家里吃过几次腌鱼呢,我纳闷。


“你们不要吃啊,每次做,你们都不吃,后来就端上桌了。每年一起腌,到时带一半到合肥去。”

“咸鱼炒好,佐稀饭好吃的很。你们连稀饭都不要吃,咸鱼看都不看。每年腌点鱼是个意思。”老姚解释说。


外头的雪花并不见踪迹,那一排鱼总是在目。大约挂了有几天了。


新鲜鱼的吃法有很多,我们家只有一种,放点辣椒煮,辣辣的鲜鲜的,小时侯难得吃鱼,有鱼吃就不错了,连辣鱼汤都能喝下去,不挑。后来,我们煮鲫鱼豆腐汤,告诉我妈汤要放热水才会白,我妈不干,说这种白汤没有味道。后来我爹学会蒸鱼,鲈鱼鳜鱼拿来

在外面吃鱼,花样更多,否定之否定之后,竟然觉得小时侯的那种煮法加点辣椒最好吃。


每年年底打塘鱼(年味  打塘鱼)吃不掉总要腌点,家家腌,户户门口挂上一排。来年忙的时侯有客来的时侯做着吃。腌的鱼鱼肉厚实,耐嚼,有味。


堂弟会摸鱼,老是能搞到一些不大不小的鱼,吃不完,他妈就腌了起来,不掐头不去尾,整个的,腌好的鱼放在饭头蒸,什么也不放,就放点红辣椒。他吃饭时端着饭碗到处跑,看到这咸鱼,我的口水就要下来了。我们家没有,只有大鱼腌后切成的咸鱼块。


上初中时,要带饭,偶尔难得带几块咸鱼,放在饭里捂一会,鱼冻也热化了,成了汤,鱼,香喷喷,白里透红,丝缕分明,一顿上好的饭。


不明白为何苏州这边没有人腌鱼,鱼米之乡太殷实,四季有鱼吃,不需要腌着吃咸鱼?


咸鱼之于稀饭,相当于油条对豆桨吧。对着窗外的鱼,思绪如飘雪,口水也下来了。





  • A+
所属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