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那个不惜折寿20年打败QQ的CEO 现在已不再是公司法人

来源:中国新闻网    关键词:移动互联网 腾讯QQ 暴风影音 冯鑫 爱奇艺   时间:2019-06-30 08:30:02

在中国互联网圈子里,网络视频行业永远不缺新闻,在经历的PC时代、移动互联网的风潮之后,视频行业带给人们更多是伤感的故事。

2月22日,有媒体曝出冯鑫已经卸任暴风控股的法人代表,暴风控股有限公司实际大股东为天津风融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其股份99%,冯鑫则持股1%。法人已于2019年2月21日发生工商变更,由冯鑫变更为姜自权。

法定代表人是指依法代表法人行使民事权利,履行民事义务的主要负责人;不续担任公司法人代表,则意味着作为创始人的冯鑫退出公司经营管理。

暴风影音是PC时代国内最知名的软件之一,而冯鑫作为暴风的创始人,已经伴随这个软件走过了至少15年。此时的卸任多少有些无奈。正如之前罗永浩卸任锤子科技法人代表。

一旦当企业灵的魂人物离开,企业也如行尸走肉,看不到希望。

暴风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十年一梦 暴风如何走到这一步?

当年那个不惜折寿20年打败QQ的CEO  现在已不再是公司法人

十年前的暴风,顺风顺水。

2003年,暴风影音正式推出,在VCD和DVD尚存的时代,暴风的核心价值就是网络播放器功能。暴风影音用几乎为零的成本,实现了数百元甚至上千元硬件的功能,有时甚至更好用。

暴风有一款播放器定位于“万能播放器”,世面上所有的格式,暴风都尽量兼容,最多的时候,可以实现400种文件格式的兼容。每种文件格式都需要播放器支持,有了万能播放器,省去人们很多功夫,暴风影音的安装量一度遥遥领先。

暴风的第一批对手来自互联网在线视频,比如优酷、土豆、六间房和酷六,门户中的视频业务,腾讯、新浪、网易、搜狐,也都不弱;客户端领域遭遇到P2P直播软件的威胁,比如PPS和PPTV。这些网站背后要么有实力雄厚的投资商支持,要么有门户的入口资源。

暴风进行了web转型,推出了内容聚合产品,还邀请了知名媒体人王刚担任负责人。

随后几年,互联网大江淘尽风流人物,比拼烧钱的过程相当残酷,视频网站兼并合并甚至消失者并不少见,六间房酷六已经没有多少流量,优酷土豆合并后,被纳入阿里的版图中,一直喝着百度的奶长大的爱奇艺,以及腾讯视频,最终没能免俗地都委身于BAT。

2008年,正是移动互联网的前夜。在一次软件峰会上,戴志康问庞升东和冯鑫,如果在少活20年和打败QQ之间选一个,你会选哪个?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打败QQ。

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最大变数,在于支付。

爱奇艺在PC时代获得与很辛苦,但在微信、支付宝等工具兴起之后,视频网站发现,用户还是愿意为内容付费的。每个会员15元的会员费,与广告收入一起,成了爱奇艺的两大收入支柱,雄厚的资金也允许爱奇艺购买大量版权,甚至进入自制剧领域。

在PC时代的网络视频,在很多人看来烧钱看不到头的死棋,竟然这么盘活了!

但暴风影音并没有及早拥抱移动互联网。

2008年之后,我在一次采访冯鑫的见面会上,问了这样一个问题:“移动互联已经来临,什么时候推出暴风影音的移动产品”。冯鑫想了想说,五年内部打算推出移动产品。

不屑于被BAT包养,也不屑于移动互联网的大潮。彼时的暴风还是颇有一些骨气。

资本的巅峰 与四处出击

当年那个不惜折寿20年打败QQ的CEO  现在已不再是公司法人

暴风股价从135跌到8.9元

当暴风再一次被人们熟知,是在财经新闻里。那时,在A股市场,暴风是一直“神股”一般的存在。

2015年3月24日,暴风集团登陆A股市场,并以连续28个涨停成为了中国股市当之无愧的“妖股”,算下来,当时一共收了39个涨停板。暴风发行价只有7.74元,结果仅仅一个多月时间,暴风价格就飙升至百元,市值最高369亿。

暴风的疯涨,让很多互联网企业大佬颇有点不平。那两年360在美国上市,业绩也不错,但却被浑水分析师做空。股价到了100美元后,就一路下滑,最低只有40美元。退市时,360的市值不过90亿美元。

正所谓,成也资本、败也资本。有神一般地疯涨,就有妖一般的暴跌,2019年初,暴风的股价不足10元,市值已经跌到最高时的十五分之一。

暴风影音在资本市场的知名度和曝光量不低,但业绩却并不理想。

上市之前的2014年,暴风收入3.86亿元,净利润4194.15万元;但2016年就陷入了亏损。靠着电视销售,暴风的收入涨了一倍半,达到了16.7亿,但却首次陷入亏损,全年亏损2.41亿。

2018年业绩预告显示,暴风集团预计2018年亏损9.2亿元至9.25亿元。

网络视频的悲哀 三个播放器的坠落

互联网就是江湖,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当年打败硬件播放器暴风影音,最终还是为硬件拖累。

最近五年,互联网有三个视频网站的坠落,让人有几分唏嘘:

一个是王欣的快播,因为用户分享色情内容,创始人身陷囹圄;另一个是乐视网,受到贾跃亭生态业务的拖累,虽有孙宏斌和许家印两位白马骑士搭救,仍避免不了被多次警告退市;第三个是暴风,紧随乐视也做了一系列生态业务,结果同样被生态硬件业务套住。

现在,暴风官方商城上,还有不少在售的硬件产品,数量最多的是价格在200元以下的魔镜产品,以及各种电影相关周边产品,价格在100元左右。商城官网首页上视频专区的四个广告中,有两个是暴风TV的介绍广告。

当年那个不惜折寿20年打败QQ的CEO  现在已不再是公司法人

而在暴风电视页面上,无论是价格不足3000的55寸全面屏电视机,还是高达17000的激光无屏电视,大多都出于缺货状态。价格相对便宜的,比如2000元以下的小魔投,以及200元以下的魔镜产品大多有货。这都是资金不足惹的祸。

在线视频不像其他互联网服务,说白了是重资产,我说的重资产有两层涵义。一个是版权:电视剧、电影的版权,看不到摸不着,却动辄以千万计算;视频播放设备,除了手机、电脑,还有电视、VR,这是硬件成本。

讲真,版权和硬件,没有一个是轻资产。而野心膨胀的乐视和暴风影音却想同时涉足。贾跃亭为了迅速拓展会员和视频业务,乐视电视不惜赔本销售;暴风影音作为硬件领域的新玩家,但硬件的水很深,暴风从资本市场获得的资金做并不熟悉的电视,只能用杯水车薪来形容。

和贾跃亭拆东墙补西墙,造车业务吸干视频业务的利润与资金流不同,冯鑫通过一次次股权质押筹资,续血延命:2015年冯鑫质押个人持股5次,2016年13次,2017年之后12次。不完全统计,冯鑫已经质押了70%的股份。

2018年,暴风还曾打算非公开方式发行股票,最终不得不自己撤回。股票市场不是提款机,质押股权的方法在2018年终于失效。暴风集团有三条股权冻结信息,被执行人均为冯鑫。

【结束语】

当年那个不惜折寿20年打败QQ的CEO  现在已不再是公司法人

当年那个不惜折寿20年,也要打败腾讯的冯鑫,现在正慢慢淡出自己位置奋斗10年的公司。跟随他的小伙伴们,在135元的高点抛售股票后,大部分成了百万或者千万富翁,而财务自由了。

当然,冯鑫自己也应该早就财务自由了。只是像他这样一个创业者,如果真的离开自己的公司,少不了几分悲哀。

互联网的丛林法则在贯穿暴风十年创业中,视频行业竞争越发残酷。过去十年走向衰落的三个视频网站,快播、乐视和暴风都没有站到BAT的队伍里,他们有的与腾讯有过节,有的有情怀,而他们的下场,或许是BAT们乐于看到的。

让人欣慰的是,移动时代造就了新的颠覆者,头条旗下的西瓜、火山和抖音,通过小视频、短视频切入了无线视频领域,而且对BAT们形成了实质冲击。“长江后浪拍前浪”,互联网还是留给新人不少机会。

在硬件领域,同样来自金山的雷军,是冯鑫的老领导,在电视领域的步子要稳得多。2018年8月28日,小米在北京召开战略发布会宣布“小米电视全渠道销量第一”。08年双11,小米号称新零售全渠道销售金额达到52.51亿。

当年那个不惜折寿20年打败QQ的CEO  现在已不再是公司法人

  • A+
所属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