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 中国古代头盔巡礼:酷似“避雷针”的樱枪是什么时候流行的?

来源:北国网    关键词:   时间:2019-07-01 08:30:01

经公众号“战争事典(IDiwarstory)授

本       文       约   4183  字


阅       读       需       要


11 min

古代中国将军人所戴的头盔称为“兜鍪”,又叫“鞮瞀”或者“胄”,其实际出现历史已不可考,主要材质有青铜、皮、铁、钢四种。而中国甲胄的璀璨瑰丽有一大半就要归在这个“胄”身上。

 


出土的中国头盔实物其最早年代和皮甲一样,都是商代。在那个时代,冶铁技术还未发明,所出现的铁器都是简单加工的陨铁。通过出土皮甲反推,商代制革工艺也并不高超,青铜器制作技术倒是已经非常成熟。所以,整个商代的所有出土头盔全部都是由青铜浇铸而成。

 

西周青铜头盔变得形制简单统一,摒弃了商代的复杂纹饰,简化了工艺,应该是为了便于大规模生产装备部队。

 

春秋战国时期频繁的征伐,有力地刺激了军事技术的发展。春秋时期,青铜盔变得圆润贴合头型,两边护颊加长,以丝绦穿过头顶的纽而后在下颌处打结固定。到了战国时期,皮胄和铁胄开始出现。战国皮胄为多片组合式,曾侯乙墓中出土的皮胄是它们的典型代表,共分胄脊、盔体片、护额片、项顿片四大部分,由丝线连缀成一个整体,盔型美观,贴合头部,可以说达到了相当的工艺水准。

 

安阳殷墟出土的青铜胄


1965年在燕下都武阳台丛葬坑中,我国考古学界首次发现了战国铁胄实物。这顶胄由头顶圆片和八十八枚矩形铁制札片以上压下的方式编缀而成,将穿戴者的整个头部(除面门)全部置于保护之下。它的出土,证明了中国在战国时期铁制甲胄已经达到生产化和实战化的程度。在此后数百年里,这种札甲胄一直顽强地存在于中国军队中。

 

公元前221年,秦军灭六国。以前,学术界曾有人因为秦军是否有胄而争论激烈。当1998 年秦陵墓陪葬坑内那些如燕下都铁胄一般,以石片叠压连缀而成的石胄实物现世后,这种争论才告一段落。“秦军无胄”的观点,可能来自于战国策士的夸张。至于为何秦始皇陵兵马俑没有戴胄,最可能的解释是,兵马俑的原型是秦皇禁卫军,有一定的仪仗和检阅作用,出于礼仪而免胄。

 

秦军石胄,与燕下都铁胄编织方式相同


到了东汉,军人们所佩戴的铁胄有了新的发展。1980年吉林榆树县东汉墓葬出土了一顶铁胄,胄体上半部分以长条锥形铁片弯曲成弧构成一个半球体,下半部分以下缘打磨成弧形的长方形铁片编织成护颊,头顶部位由一杯状铁碗封口。这顶胄形状美观,在工艺上比此前的燕下都胄与齐王胄都有明显进步,而且此后的晋代铁胄也沿袭了它的样式。

 

除了札甲胄外,汉代同时还出现了一种新式头盔,它不再由小片札甲连接,而是一体成型,主体部分紧贴头部,体积从下到上逐渐缩小,前端带有帽檐状突出物。别看这种盔其貌不扬,它可是南北朝时期一种流行盔式的雏形,在后来的日本,也根据此盔演化出了一种外观极似西班牙M26,名为“冲角付胄”的盔形,可谓影响深远。


南 北 朝 至 五 代 头 盔

与铠甲一样,在中国头盔的历史中,南北朝又是以承上启下的身份出现。这个时代在头部防护方面建树明显,片状札甲铁胄继续存在,但一体成型的钢铁头盔也不再属于新鲜事物。依据东汉“冲角付胄”发展而来的新式兜鍪大行其道,此盔一般顶带胄脊,前后附带冲角。在钵形盔体的左右后方,连接有皮革和札甲复合形制的顿项,下沿直垂护颈,对人体最脆弱的后脑与脖颈形成防护。这种胄成了当时的标志性头部装备,几乎所有南北朝武士在考古形象中所戴的都是这种外观独特的头盔。

 

南北朝武士头盔,注意那独特的冲角盔型


隋代头盔萧规曹随,例如安徽合肥五里岗隋墓出土的铁胄依然保持着南北朝冲角付胄的样式。但是,隋代头盔也并不是全无发展。第一,在当时部分冲角盔顶部开始出现如同佛像菩萨发髻造型的凸起,奠定了唐代部分兜鍪的形制,本文将之称为“发髻盔”。第二,在隋朝,由于和突厥接触增多,开始出现兽首状兜鍪,这是此前中国头盔所没有过的款式。

 

煌煌大唐,光耀千古,在这一时期,头盔呈现出爆发式发展,各种兽首盔、凤翅盔、发髻盔工艺精美。唐承隋制,初唐兜鍪有着明显的隋代遗风。唐盔大致分为四种形制。

 

第一种形制由隋代发髻冲角盔演化而来,上半部分由数枚弧形铁片组成的主盔体和代表佛像发髻的小碗状凸起组成,以绢布构成顿项,左右两侧加强有双层护耳,但摒弃了额前冲角。1971年陕西礼泉郑仁泰墓俑、1976年湖南长沙唐岳州窑青瓷俑以及散落民间数量众多的唐代武士俑中,这种盔大量出现。

 

第二种形制本文称为“折返顿项盔”,这种盔由左右两片圆护状铁片构成主体,由盔脊相连,顿项以皮或者数层厚绢布制作,共有折耳部分翻起、顿项全部翻起、顿项翻起下返三种小样式。

 

奈良博物馆收藏的唐代多闻天王像,所佩戴的就是折返顿项盔


第三种形制为“狻猊盔”,由一体成型的主盔体以及前额狻猊兽面组成,并且附带希腊样式的护颊,和商代饕餮纹胄非常相似。

 

第四种形制也是唐盔之中最夸张的一种,本文将其称为“朱雀盔”,在这种盔式顶部都站立着神鸟朱雀,或展翅欲飞,或凤尾高耸。

 

唐岳州窑青瓷武士俑头部


五代盔基本沿袭唐盔形制,可能因为实战需要,五代头盔配饰开始简化,折返顿项盔不再有三重折叠,基本上全部改为折耳部分翻起,令前端斜向后翻。日本大凯兜鍪上的“吹返”便是深受这种盔型影响。同时五代朱雀盔取消了完整朱雀形象,只在护颊两边保留凤翅。折返顿项盔和朱雀盔经过融合,最终演变为宋明两代所流行的凤翅盔形象。

 

中国佛教文化大兴于南北朝时期,盛于隋、唐、五代。在这段时期里,中国兜鍪不可避免地带有浓郁的佛文化色彩,比周秦汉晋精美,比宋元明清文艺,时代特色鲜明。

 

两 宋 头 盔


与豪迈的盛唐不同,两宋不管是在绘画、人文、诗词,还是其余方方面面审美都偏清丽,这种审美也深刻影响了两宋甲胄的形制发展。因此宋盔精致但不张扬,以细节称王。

 

要观宋代甲胄,影视作品不足信,《武经总要》录图又嫌粗糙,最好的参考对象就是李公麟所绘之《免胄图》。画作虽然是唐代题材,但里面的甲胄样式完全秉承宋制。在此画中,郭子仪侍卫们总共佩戴有四种兜鍪。

 

《免胄图》局部


第一种,凤翅盔。该盔型脱胎自唐与五代时期,是折返顿项盔与朱雀盔相融合的产物。该盔由盔缨、盔体、盔脊、抹额、凤翅、顿项六大部分构成,盔脊、盔沿以祥云浪涛形贴片包边,正前方抹额与盔脊交接处饰以团花,左右凤翅根根翎毛乍起,纤毫毕现。部分此类盔带有凸出盔檐,盔檐样式形同日本当世具足兜,在《武经总要》中有收录图式。

 

第二种,笠形盔。这种样式的盔于宋朝首次出现,形似倒扣海碗,盔体绘有祥云纹饰,盔下缀顿项,这种盔型在南宋与元代十分流行。

 

第三种,莲沿笠形盔。在《免胄图》画卷靠近中央位置,有一位身着齐腰甲手牵战马的军人形象,其佩戴的头盔造型十分奇特,边沿翘起形同莲花瓣,不知是否为艺术夸张。

 

第四种,无名盔型。款式类似唐时步兵甲所配之兜鍪,护颊两侧没有凤翅形装饰,形制在《武经总要》中有收录图式。

 

“靖康之耻”后的南宋时期,宋军除了装备上述四种盔外,还出现了一种形似范阳毡帽,边沿如睡莲叶般反扣的笠盔。在南宋所绘的铁浮屠形象中,金军也有这种盔型,应是缴获自宋军。


由于宋时周边国家汉化程度很高,所以宋盔不但没有受到外来元素影响,反而在同化周边国家的盔型。宋盔前承佛教色彩浓厚的唐盔,下启元盔,所以宋代在我国甲胄兜鍪发展史上是一个重要的时代。

 

元 明 清 时 期 的 头 盔

深受中亚、西亚元素影响的元代甲胄对中国后世甲胄样式产生了重大影响。元代头盔主要有三种形制,但无论细节装饰如何均万变不离其宗。

 

第一种,沿袭中原兜鍪样式,盔缨、盔体、抹额、顿项将头部紧密防护。

 

第二种,“钵胄”。早期蒙古骑兵也大量使用皮质头盔,盔体以四到五片皮革连接成尖顶深钵状。由此发展而来的胄形深刻影响了后来的明清两朝头盔,被考古学界称为“蒙古钵胄”。这种胄有皮有铁,前额带眉庇,顶饰是被后世戏称为“避雷针”的樱枪。此后的明清两代也大量装备这种形制的头盔,清八旗头盔更是完全以这种“蒙古钵胄”样式为主。

 

第三种,笠形盔。这种头盔盔型与南宋笠形铜盔基本相同,不但作为军用盔,不少蒙古官员、贵族在平时也佩戴款式相同的皮笠。

 

绘画作品中头戴笠形盔的蒙古骑兵


元朝的统治在持续90多年后终于引发了汉族的大规模反抗,崛起于两淮地区的红巾军在朱元璋的带领下推翻了元朝,恢复了汉家衣冠。在这个时期,明军头盔呈现出多元化特征,一部分承袭元代,一部分模仿宋制。

 

明军头盔中,元代盔型共有笠形盔与钵胄两种:

 

首先是笠形盔,明军称为“明铁盔”,民间又唤“帽儿盔”,由缨枪、盔顶、盔体、顿项四大部分组成。

 

明代笠形盔与元代笠形盔有两大区别:第一,为了留出发髻空间,盔体加高;第二,盔檐变平。

 

明铁盔属于明军主要的头部装备。明成化四年(公元1468年)兵仗局所监制记录的盔型中各种四瓣、六瓣、八瓣明铁盔占据了绝大多数。比如明定陵出土的神宗御用明铁盔顶饰金珠红缨,由莲台与真武帝君像构成盔顶,盔体由饰有六丁六甲神的六瓣弧形铁片构成,以六条盔脊连接。

 

其次,钵胄也是明军大量装备使用的一种盔型。该盔与元代制式基本相同,由缨枪、盔顶、盔体、眉庇、顿项五大部分构成。明军钵胄顿项分为左、右、后三片,而元代钵胄顿项为一体式带护喉的风格,这是二者最大的差异。

 

《出警入跸图》万历皇帝与随扈大汉将军佩戴的凤翅盔


明军传统样式头盔主要装备少数将领和锦衣卫中担负仪卫任务的御前大汉将军,主要以凤翅盔为主。明代凤翅盔由缨枪、盔顶、盔体、抹额、顿项五大部分构成。与宋式凤翅盔不同,明军凤翅盔护颊较浅,形状更为圆润,凤翅较小,盔体除抹额外无其余装饰,多数为金银二色。在头盔凤翅两边或缨枪上安装有代表所属建制单位的小角旗。这是中国汉式盔型最后的存在,到了清代,凤翅盔从军队序列中完全消失。

 

有清一代,可能出于统一制式考虑,清军全部佩戴钵胄,和明代一样,清代钵胄也是分为缨枪、盔顶、盔体、眉庇、顿项五大部分,但是其缨枪加高,顿项再次变为带护喉的蒙古式样。

 

身穿大阅棉甲的乾隆皇帝


清初钵胄沿袭明制,缨枪较短,盔形较圆,如努尔哈赤甲胄所配头盔就是这种类型。清入关立国后,钵胄缨枪越来越高,装饰也越来越华丽。清代掐丝工艺水平十分高超,清军高级军官头盔大量使用镂空掐丝装饰。以纽约博物馆的清抚远将军头盔为例,此盔缨枪、盔顶莲座、盔体上的花纹和满文经文全部都以掐丝镂空工艺制作,呈现镂空花纹,异常精致华丽。乾隆大阅甲所配头盔缨枪、盔顶、盔体采用同样工艺,饰以珍珠、珊瑚珠、红蓝宝石,盔缨缀貂尾,精致程度更是令人咋舌。


本文摘自《中国古代实战兵器图鉴》


果粒历史·新刊推荐

  • A+
所属分类: